• 傻娘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傻娘年轻时并不傻,浓眉大眼,鸭蛋脸,身材高挑,非常漂亮。傻娘没有儿子,一连生了四个女儿。虽然很想要个儿子,可看着乖巧漂亮的女儿们,傻娘依然欢喜,每天起早贪黑地干活,拉扯着孩子们长大。

    二十多年过去了,女儿们相继成了家,都嫁到城里,过起了安逸的生活。傻娘却一天比一天老了。女儿们凑钱给傻娘在城里买了一套一室一厅的房子,让老人在她们身边安度晚年。傻娘迟疑着不肯去,老伴说:“你也劳碌了一辈子,该享享福了。再说,咱们年纪大了,待在娃儿们身边,方便照顾。”傻娘不再坚持,就跟着老伴搬到了城里。

    城里住的都是单元楼,楼上楼下少有人来往。傻娘很寂寞,她最高兴的事就是看到女儿们回家,一大家人热热闹闹地聚在一起吃饭。女儿们爱打麻将,傻娘就吵着让老伴去买麻将。只要女儿们在身边,傻娘的心里就感到踏实、高兴。

    买了麻将后,女儿们变得爱玩了,常常是饭碗一丢,就坐在麻将桌旁。没人帮忙收拾碗筷,也不再有人陪傻娘聊天,傻娘从厨房忙到客厅,然后就站在女儿们身后,呆呆地看着,想和女儿们说话,却没人理会。

    慢慢地,傻娘变了,变得容易忘事了。女儿们回来打麻将,她还是喜欢站在旁边呆呆地看,有时就忘记了做饭。次数多了,女儿们开始训斥傻娘:“你又不会玩,有啥可看的。好不容易来一趟,连顿饭都吃不上。”

    再后来,女儿们来的次数越来越少了。各家都添置了崭新的麻将机,每到周末,轮流做东打麻将,不用再挤到傻娘那间小房子里,只是偶尔打电话过来问候一下。周末,傻娘包了饺子,呆呆地等。老伴劝她说:“不要等了,没人回来了。”傻娘望着窗外,喃喃地说:“我包了娃儿们最爱吃的饺子,小三和小四不吃肥肉馅,我把肥肉剔除了,纯瘦肉馅的。”

    老伴心里一酸,拉着傻娘说:“老伴,咱不等了,走,下饺子吃去。”傻娘不走,依然自言自语道:“小三跟小四小时候贪嘴,万博体育平台-最好的真人娱乐城,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,合法牌照,最佳信誉,万博体育平台投注娱乐秉承,诚信为本、安全信誉、客户至上的理念,以高质量技术为广大客户的服务。万博体育app 世界杯版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万博体育平台都做得非常好。偷了家里的肉烤来吃,吃坏了肚子,从那以后,她俩就再也不吃肥肉了。”傻娘笑了,仿佛看到这两个孩子小时候贪吃的模样。

    老伴把饺子端上来,傻娘一口也没吃。

    傻娘真的傻了,要么不停地喃喃自语,要么就沉默半天,一句话也不说。偶尔清醒时,就守在窗前等女儿们。老伴慌了,赶忙打电话让女儿们回来,送傻娘到医院检查。傻娘患了老年痴呆症,医生叮嘱,要经常陪老人说话,帮助老人排除心理障碍。女儿们感到愧疚,决定轮流陪伴傻娘。

    日子仿佛又回到了从前,女儿们耐心地听她唠叨着陈万博体育平台-最好的真人娱乐城,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,合法牌照,最佳信誉,万博体育平台投注娱乐秉承,诚信为本、安全信誉、客户至上的理念,以高质量技术为广大客户的服务。万博体育app 世界杯版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万博体育平台都做得非常好。年往事,傻娘的脸上开始有了些笑意。可是,没过多久,不知是谁提起:闲着也是闲着,不如玩会儿麻将消磨时间。家里又响起“噼里啪啦”的麻将声,并且一发而不可收。她们忘了傻娘,沉迷在输输赢赢之中。

    傻娘又没人理会了。有一次,呆坐在旁边的傻娘,看到女儿们为输赢争得面红耳赤,趁人不注意,偷偷地从桌上的钱堆里抽了一张准备藏起来,不料被女儿们发现。一肚子气没处发泄的女儿一把抢回钞票,大声地斥责傻娘:“都傻成这样了,还会偷钱……都是你惯的!”最后,大家把目标指向了父亲,数落着父亲的种种不是。傻娘的大脑似乎一下子清醒了,觉得很害臊。她没有辩解,悄悄地走出家门,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:她要离开这里,回老家去。那儿,才是她的家。

    没有人注意到她的离开。马路上车来车往,傻娘不知道车站在哪儿,也不想问人,只是固执地往前走。天色渐晚,她开始着急了,可家在哪儿?老伴呢?傻娘慌了,她发现自己迷路了。脑袋乱哄哄的,越想越乱越记不起事来。越记不起来,越是不停地走,不知道走到哪里,也不知道走了多远。奔走中,她的大脑彻底崩溃了。

    女儿们发现傻娘离家出走时,已经是晚上了。她们四处寻找,把城里找了个遍,也没有找到傻娘的行踪,这才慌了。一连几天,她们发传单,在电视台登启事,可都没有傻娘的消息。

    天下着迷潆的秋雨,老父亲哭着对女儿们说:“六天了!天这么冷,你妈那么大年纪,估计是扛不住了。”话未说完,他已泣不成声。

    晚上九点多,突然有电话打来,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里,有人收留了一个老人,从照片上看像是傻娘。听到这个消息,女儿们迅速开车出发,不顾天黑路滑赶到了那个小山村,夜已经很深了。淳朴的山民们看到傻娘在附近不停地转悠,就把她接到了家里,好心款待着。傻娘完全傻了,她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,也说不清楚自己的家在哪里。

    目光呆滞的傻娘看到女儿们,似乎一下子清醒了许多,瘦削的手在衣兜里摸索着,许久,才掏出一团油腻腻的东西来,大家仔细一看,是一只荷包蛋,已经揉烂万博体育平台-最好的真人娱乐城,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,合法牌照,最佳信誉,万博体育平台投注娱乐秉承,诚信为本、安全信誉、客户至上的理念,以高质量技术为广大客户的服务。万博体育app 世界杯版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万博体育平台都做得非常好。了,显得污浊不堪。傻娘双手哆嗦着,宝贝似的递到女儿们面前:“他们给的,不是偷的,娘没舍得吃,给你们藏着呢!”

    上一篇:家电下乡销售近400亿元

    下一篇:我一生的守候